reppit

利物浦死忠❤

定位球。
解说:里瑟,里瑟!杰拉德闪开让里瑟来!
结果是福勒挺着大肚子一脚慢慢悠悠的射门,居然还tm进了2333
我也想看里瑟的左脚重炮🌚

就是明天啦,大口等吃糖!
诸君,比起隆包并肩作战,我更想看同场竞技。真的从没见过他俩互为对手站在球场上过2333

为我每一个冷圈冷cp的太太们!

九妹巴扎嘿: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个作者在注销账号。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篇连载同人变成坑。
每一分钟,每一个红心蓝手的帮助都刻不容缓!

你或许不知道,一个红心就可以让作者中午多吃一盘菜补充丰富维生素;一个蓝手就可以让作者狂喜乱舞有氧运动四十分钟强身健体。

一条与剧情有关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写出至少八百字抒情议论文回复,一条与剧情有关且大于二十字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上天入地与哪吒共同闹海。


关爱珍稀作者,不要让世界上最后一篇文成为自己的腿肉。










当你意外发现自己的队友是个超级英雄


半au 超级英雄世界,但只提及不深入。

 ——————————————————————————————————————————

1

某日训练间隙,穆勒和队友开完只有他自己才懂的玩笑后,将目光转移到独自坐在球场边的博阿滕身上。

从教练放话休息十五分钟开始,他就在一旁默默捯饬带来的物品。

好奇心大过猫的穆勒果断凑了过去。

 

“嗨杰罗姆,什么宝贝让你这么爱不释手?”

“新买的墨镜,”博阿滕并没有抬头看一眼搭话人的意思,只是挥了挥胳膊,“让开点,你挡着太阳光了。”穆勒顺势坐到博阿滕一旁,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吃了鳖,还兀自开始大大咧咧讲起今天的所见所闻。博阿滕没辙,收回了对手中墨镜的一小半注意,用来和穆勒天马行空的话题做回应。

“队医在冲这边招手,好像很急的样子。”

“貌似在叫我赶紧过去,”博阿滕站起来,将墨镜交给穆勒,“帮我放回眼镜盒里。好,好,放。”

穆勒目送博阿滕远去,末了低头仔细看着手中的宝贝,两秒后就没兴趣地放弃了。

“话说他眼镜盒搁哪了,我来找找看。”

 

训练结束后,穆勒偷偷地将拉姆拉到一旁。

“菲利普,晚上陪我去商业街吧,我买个东西。”

“买个东西至于这么神神秘秘吗?还有,你自己去不行?”

虽然一堆抱怨,晚饭后拉姆依然准时出现在了穆勒说好的地点。

 

“晚上好菲利普,今天也是没有超级英雄出现的一天,真可惜。”穆勒来迟了几分钟,一见队长脸色不好,赶忙讨好地打招呼。

拉姆白他了一眼:“有超级英雄就有超级反派捆绑销售,对我而言他们不出现才能保证我们现在是安全的。”

话音刚落,身后传来巨大的爆破声,接着,人群的尖叫扩散开来。

两人匆忙地向声源地望去,一群人慌慌张张地向这边跑来。

“妈妈,那里有超级英雄诶!”

“别看了,当心坏人把你抓走!”

 

“菲利普,那里有超级英雄诶!”

“别学小孩讲话行吗?什么意思你直说。”

“你说他会在哪呢?”

“逆着人流找就可以了。嘿,找到你的英雄等同于找到坏蛋你知道吗?”拉姆眼看穆勒朝危险地段跑去,只好匆忙跟上。

 

两人近距离观赏了两次爆破后,超级英雄终于现身。他穿着漆黑的紧身制服,正在高楼上与不知名的反派对战。

“那是黑闪电!”穆勒开始翻着身上的口袋,“我要拍下来传到YouTube!”

拉姆表情淡定地环着手臂:“省省吧YouTube上到处都是他们的片子,不差你一个。”

 

反派被打得四处乱窜,跳到拉姆和穆勒的身边,拉姆迅速拉着还在拍照的穆勒闪开,目送反派离去。接着黑闪电也跳了下来,从两人身边一闪而过。

近距离看好莱坞大片果然炫酷。拉姆心里还是忍不住感慨道。

但是穆勒却一反常态地安静无比。

“托马斯?托马斯?”拉姆伸手推了推他的手臂,这家伙难道吓傻了?

还没待拉姆调侃几句,穆勒怔怔地从嘴里蹦出几个字:“黑闪电是杰罗姆!”

拉姆手一僵:“别开玩笑。”

“他戴的是杰罗姆的墨镜!”

“你怎么知道,说不定杰罗姆是黑闪电的狂热粉,买的同款。”

“可镜脚同个位置也断了一点,我看到了白色的裂痕。”

拉姆越听越觉得玄乎:“你是怎么知道的?”

说完话没过一秒拉姆就意识到了什么,嘴角开始抽搐:“不是吧难道你——”

“是。帮他找墨镜盒时不小心摔了,我用胶水补了补应急。我没敢告诉他。”穆勒紧闭双眼,终于将实话憋了出来。

“所以你是拖我来买同款墨镜的。”拉姆觉得自己翻十个白眼都不够,穆勒犯的傻事居然还使他们意外得到了一个秘密。

 

第二天训练,穆勒被拉姆一脚踹到了博阿滕的面前。

穆勒不好意思地嘿嘿笑道:“杰罗姆,昨天你……”

“我昨晚哪都没去在家看孩子呢!”

……

这不打自招太让人尴尬了,拉姆只好转了个身抬头望天。

穆勒继续着他的台词:“昨天你的墨镜我给弄坏了。”

“什么??”博阿滕瞪大了眼,不知道从身上哪个位置掏出了自己的宝贝墨镜。

“这是赔你的,对不起。”穆勒诚恳地将新眼镜盒递过去。

“幸亏只是小……”

“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

“噢你是担心昨晚跑得那么快,墨镜掉了怎么办吧哈哈哈不用担心我这个新买的质量绝对过硬。”

“!!”

“God!”拉姆听不下去赶紧撤离现场,留下穆勒一人面对一向淡定的博阿滕丢弃了自己的画风。

“你知道我昨晚跑步了?”

“你在哪看到的?”

“喂你说清楚啊!”

 


2

更衣室里,趁着其他人散的差不多了,拉姆向隔壁的穆勒小声讲道:“最近马里奥一直神神秘秘的。”

“没看出来。”

拉姆被噎住了:“你这样我要怎么接话?”

“天哪怎么会呢他出什么事了你作为队长我作为队友一定要帮帮他!”

……

穆勒真诚地望着拉姆。

“算了,”拉姆接着说道,“我看到他一直对着什么东西直皱眉,又偷偷摸摸地藏起来,感觉是块布料。问他他也只是笑笑不回答。”

“一块布料?”穆勒顺手拿出一件花花绿绿的衣服,“像这样的?”

拉姆眯着眼看了一会,“没错简直和这个一模一样……托马斯你拿马里奥藏的衣服做什么?快还回去!”

穆勒无辜地看着他:“可他是藏到我的更衣柜下面的啊,不然我为什么会发现?”

 

穆勒抖抖衣服,“你看,这还是个紧身衣呢。”

拉姆想了想,“这是最近刚出现的某个超级英雄的制服,貌似大家叫他小太阳。”

“马里奥这么快就被人家圈粉了啊,是不是对他进行过英雄救美什么的。”

“停止你的脑洞托马斯,你也知道这个英雄刚出现没多久,怎么可能有他的周边贩卖?”

 

“菲利普你在里面吗?”门外突然传来了格策的声音,两人皆是一惊。穆勒反应敏捷地将衣服塞回原位。

“什么事马里奥?”拉姆冲刚进来的格策笑了笑。

格策不着痕迹地看了看自己藏衣服的地方,说道:“你知道附近哪有改衣服的地方吗?我训练服的胸口有点紧。”

“马里奥你胸又大了啊?”穆勒接过话。

“你胸才大了。”

“拿剪刀从中间开个口子不就行了,性感又火辣。”

格策眼珠转了一圈,“这样啊……呵呵怎么行呢,这可是训练服。”

虽然口头拒绝了穆勒的提议,但格策没有再追问拉姆裁缝的问题,乐呵呵地走了。

 

第二天清晨,更衣室内。

“菲利普。”

“说。”

“我不小心又发现了什么。”

“嗯。”

“马里奥好像就是那个小太阳。”

拉姆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的?”

“我不小心看到他制服中间开了口子。”

“怎么什么都能被你撞上?”

“不是啊他昨晚英勇救人的举动上了今天的早间新闻。”

说话间格策也进了更衣室。

“嘿马里奥,今天怎么不是第一个到了?”

“我为什么总要第一个到?”格策似乎有点困顿,直打哈欠。

穆勒想了想,说道:“下次把领口开成一个弧度吧,这样更上镜!”

格策脸刷一下就白了,拉姆低头捂住了脸。

“我为什么要上镜??”

“你知道了什么?”

“托马斯你不说清楚我不会让你出更衣室大门的!”


 

3

“为什么又是我?”

拉姆站在川流不息的大街上,神色平静地问着身边的穆勒。

“可上次就是你陪我去的,眼镜没买好责任各一半。”

“黑闪电墨镜掉下来的也真够狼狈的。”拉姆回想起新闻上那个窘迫的身影,真是难为杰罗姆了。

“他也不避讳我们了。”

“避讳你,不是我。”拉姆更正道。

“他也不怕我们说出去。”

“都说了不是我们。”

“为什么超级英雄这么多?我们身边就有两个。”穆勒感觉自己像是中了彩票。

 

“啊救命啊——”

远处传来了女人的尖叫和新一轮爆破声。

穆勒立即四处张望:“反派登场了。黑闪电呢?小太阳呢?”

“你疯了他俩今天迟到现在还在训练基地加训呢。”

“难道今天超级英雄全部轮休吗?我们怎么办?慕尼黑怎么办?”

拉姆没有接话,他朝天上望去,今天确实没有超级英雄闪亮登场。

穆勒还在碎碎念个不停,一扭头发现拉姆正朝着爆破方向走去。

“菲利普?你想干什么?”

太危险了,又没有超级英雄在场。穆勒刚想跟过去,却发现有股无形的力量阻止他前进。

“托马斯,别跟过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穆勒惊讶地触碰着面前隐形的墙壁,猛地意识到,明明拉姆越走越远,对方的声音却清晰得就像在自己耳边。

“谁告诉你我们身边的超级英雄只有两个的?”


END


大概是一个奇怪的脑洞,感觉有点ooc了_(:з」∠)_


新鲜出炉隆包糖 in 虎扑体育采访阿隆索 戳我

第一个问题就是关于杰包子的,记者不要太懂

摘抄重点:
“首先,我的确还是和他保持联系”
“你知道我们的友谊很坚固”

“我们在利物浦一起经历了伟大的时刻”blabla...


我不管这就是糖😏

白日梦

DFB小短文,算是群像吧。


很久以前的一篇硬盘文,各种雷点所以一直没敢发。不知道算是无cp还是大乱炖,注意防范,小心踩雷!


一切都是脑洞,与真人无关!




—————————————————————————————————


这是格策第三次借口去洗手间。    


自从拉姆退出国家队后,他在所有人的谦让下接替了穆勒身边的位置。虽然无论在国家队还是俱乐部,穆勒都是他的队友,可这么密集的话唠轰炸,以前菲利普是怎么忍受他的?


格策对着镜子拨了拨发型,转开门把手走回自己的位置,还没等他系好安全带,穆勒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话题。


“我要写一本爱情小说。”


格策手一顿,这个话题的画风不太对啊。


“你说你要干什么?”


“写小说,罗曼蒂克的那种。”穆勒的表情很是严肃。


格策对于追问穆勒为什么会有如此天马行空的想法感到心累,于是他选择性忽视了这个问题。


“爱情小说讲究爱恨纠葛分分合合的,你恋爱圆满得那么早,有什么经验。”


“所以我准备以大家为原型!”穆勒夸张地挥着胳膊画了一个大圈。


老天!爱情小说的原型怎么可以是自己的队友?!格策再一次刷新了自己的世界观。但一说到这个,他脑海里不受控制地浮现出了两个人,于是朝前座正咬着耳朵窃窃私语的波多尔斯基和施魏因斯泰格努努嘴,“你是指……他们?”


穆勒不屑地摆了摆手,“他们就不用提了,我要写的是暗恋,别人不知道的那种。”


不敢信!


格策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缩回座位,给自己搭上毛毯。


“喂,”穆勒把毛毯抽过去,“我是认真的!这个计划我酝酿已久!”


格策伸出手,对方乖乖地把毛毯还了回来。他就义一般地深吸一口气,“你说吧。”


穆勒掩不住兴奋地指了指斜后方,“我找好的第一个素材。”


格策也跟着偷偷摸摸地看过去,只见诺伊尔正懒洋洋地微眯着眼,一只耳朵塞着耳机,另一边的在同座克拉默耳里。克拉默认真地拨弄着手里的ipod,看样子他对挑选歌曲这件事十分重视。


穆勒侧过头向格策挑了挑眉,格策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克里斯这小子平时表现得挺高冷,却意外地喜欢黏着曼努,这样写成暗恋感觉也是不错。


“曼努作为我的男主原型,隐藏得很深呢。”


“曼努?你是说曼努才是暗恋的一方?!”格策瞪大了眼睛。


穆勒诧异地看着他,“不然还是贝尼暗恋他吗?”


什么原来是在说贝尼?


“据我观察,曼努还在沙尔克的时候就对贝尼有意思了,他对贝尼的态度和对其他人的不太一样。”


“怎么不一样?”


“夺冠那晚他抱着贝尼哭了很久。”穆勒若有所思地说,“他从来没抱着我哭过!”


他还抱着菲利普哭过呢!


“还有呢?”


“没了。”穆勒摊摊手。


噢这见鬼的分析!


“接下来还有剧情呢,”穆勒按住正把毛毯往自己头上盖的格策,“曼努暗恋的这条路相当坎坷,因为他还有个潜在情敌。”


格策虽然不想再听穆勒胡扯,但大脑里还是诚实地闪现出了胡梅尔斯的面容。


“我猜你也想到了,”穆勒满意地点点头,“他的每次出现都完美地破坏了曼努和贝尼独处的机会,但是由于一些原因,他的希望比曼努还渺茫。”


格策叹了口气,毕竟两家是死敌。


“你也知道,贝尼和朱利安相差可有五岁!”


什么原来是在说朱利安?格策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穆勒还在煞有介事地分析:“朱利安那么黏贝尼,我们每次和贝尼开开玩笑,他在一旁都是随时准备炸毛的样子。护得那么紧,你看飞机上他还非要和贝尼坐在一起。”


“托马斯,”格策打断了他,“你还是好好睡一觉吧。”


“我不累,接下来的剧情是马茨刻意和贝尼讨好关系以便在朱利安这里刷好感度。”


格策惊呆了,他觉得自己从没有真正认识过这支队伍,从穆勒这里得到的讯息完全颠覆了一切。


当空乘人员亲切地送别他们的时候,格策还浑浑噩噩的,一个不小心,手中的包裹掉到了地上。


“我来帮你吧。”


格策正想道谢,抬头一看,赫韦德斯正笑着望向他。


他迅速扭头寻找诺伊尔的身影,顿了一会,想起来了什么,又一扭头开始寻找德拉克斯勒。


“……你怎么了马里奥?”赫韦德斯对着自己神经兮兮的队友有些担忧。


“没事,我——”


话还没说完,赫韦德斯后面又钻出一个身影。


“贝尼,怎么呆在这不走了。要我帮你搬行李吗?”


诶?!!!


格策看着厄齐尔拉着赫韦德斯的手离开了自己身边,又看着一对一对自己以前从未料想到的组合说说笑笑地从自己面前走过,他大脑一片混乱:“不对吧跟说好的不一样啊这是怎么回事大家关系好所以是我想太多了吗快来人叫醒我妈妈这个世界好可怕!”


 


“马里奥,马里奥?”


“哇啊——!!”格策猛地睁开双眼,几秒过后,他发现自己还是坐在飞机上。


“你怎么睡过去了我还没和你说完呢!”穆勒在身边一脸责备地看着他。


格策愣愣地望着他,又环顾了一眼四周,太好了原来是在做梦。他长叹一口气,心情变好地主动接起了穆勒的话茬:“你刚说到哪了?”


“我刚才呀,”穆勒诡异地一笑,“正分析着贝尼和梅苏特之间的事呢。”




END




我想说穆勒的分析全部都是经过他本人的艺术加工,其实这就是两个人互拆cp全程YY的故事(我知道自己病的不轻,如果雷到各位姑娘很抱歉_(:з」∠)_



小殷勤

隆包,校园AU,暗恋


Hi! 好久不见!

在阿隆索大大和杰拉德菊苣的带领下一口气把文撸完了!求两位再给我打打鸡血!

 —————————————————————————————————


 阿隆索走到教室后方靠走道的位置,顺手将书包放在了身旁没有人的座位上。离上课铃响起还有几分钟,尽管是这门选修的第一节课,教室里的人还是少之又少。用他好友加西亚的话来说就是:“拜托,谁会连续选修两次英国文学——是的我知道这门课分上下两个学期——但那老头子的课出了名的难过好吗?” 

阿隆索只是单纯地喜欢这门学科,课堂安静而充满思考。年迈的老师已经站起身来走向讲台,他打开准备好的笔记本,瞥了眼门口,有个人正压着铃声匆匆赶到。

是杰拉德。

阿隆索的眼睛亮了亮。他认识这个男孩——至少单方面是认识的。杰拉德上学期和他同班上过几何课,表现非常活跃,随时都可能会有新奇的想法提出来,用大胆的思路与老师理论,即使因为如此打断了课堂教学。当然阿隆索知道老师同自己一样,完全不会介意这样的学生。但几何是几何,另外一门同班上的英国史,那家伙几乎从头睡到尾。想到这里阿隆索不禁有些诧异:这门英国文学可不像是他选课的风格。

 

杰拉德冲着整个教室张望了一会儿,目光扫视到阿隆索的方向时停住了。阿隆索看着他笑着往自己这边走来,愣了一会儿,接着快速抓住放在隔壁的书包准备挪出空位。

杰拉德越过了他。

他一巴掌打在阿隆索正后方的特里肩膀上。

“嗨,John!你怎么倒霉催的也选上这门课了?”

“没办法,”特里无奈地笑笑,“Frank给我乱选的。”

阿隆索看着杰拉德坐进特里身边的位置,默默松开了僵在空中的手。

也是,才同班过几回,或许他根本不认识自己呢。

 

杰拉德刚坐下就向特里没完没了地抱怨,选课时忙着踢球,账号密码全部丢给卡拉格(他的另一位死党)。结果开学拿到课表时才发现人家给他选了英国文学。如果卡拉格不是脑子有病,那就绝对是在故意整自己。

特里同情地拍拍他的肩,庄严承诺着自己绝不和他同一时间翘课以保证笔记的完整性。

 

可你俩现在同时坐在这里,也没见着其中哪个做笔记啊。阿隆索在心里默默吐槽,等回过神才发现老师已经板书了半块黑板,而自己的本上也是一片空白。于是他匆忙开始奋笔疾书,一只耳朵却还在听后面说着考试一类的话题。阿隆索心不在焉地想,也许考试前可以借借他自己整理的资料什么的。

 —————————————————————————————————

接下来的选修课上,阿隆索始终固定在之前的位置。过了一个月,他终于发现杰拉德特里两人在自己前后左右都坐过了一遍后,又周而复始地在自己四周换着坐。

阿隆索盯着这次坐在自己斜前方的杰拉德的背影。要不是和他们从来没有交谈过一句话,阿隆索几乎要以为这俩货是故意的。

他刚准备收回视线,却突然和恰好回头的杰拉德的眼神对上。他愣了一秒,而杰拉德已经回头看向黑板了。

……

他回头作什么?

阿隆索在心里告诉自己也许只是后面动静太大他回头看看,可还是忍不住往其他方面做出各种猜测。

从那之后,阿隆索总感觉有目光看向自己。他抬头,有时会恰好与杰拉德眼神相对,没有的时候,稍微等待一下,杰拉德果然又会看向自己。

每次两人的目光撞上,对方都会极为淡定的转过头继续和旁边的特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正常得让阿隆索开始产生了自我怀疑:难道一切都是我的错觉?

 

学期过半时,阿隆索才得到了问题的答案。

老师准备了几个课题,要求学生两两分成小组来完成。阿隆索意外地收到了杰拉德的邀请。

“你认识我?你不是有朋友在一起么?”阿隆索问出口才开始后悔,这种回复怎么说都不大礼貌。

杰拉德果然一副受伤的神情:“我们一起上过好几门课呢,你这么说我真伤心。”

他还知道我们一起上过课!

“你记得我?”

“当然,我是谁!”杰拉德得意地挑起嘴角,而后又立刻变得有些忐忑,“所以,你愿意吗?”

阿隆索快速点了点头,将他们的名字填到一起。

两人都把翘课的特里忘在了脑后。

 —————————————————————————————————

为了完成课题,杰拉德约阿隆索周末去咖啡厅讨论。两人从作业一直聊到了杰拉德朋友们的糗事(多半是关于特里的),再聊到了平时的兴趣爱好,惊喜地发现双方都爱踢足球——尤其当听到阿隆索说是利物浦球迷时,杰拉德眼睛都亮了起来。

即使阿隆索多是扮演倾听的角色,他也觉得这一天实在过得飞快。他看了眼店里的时钟,遗憾地打断了说得起劲的杰拉德:“时候好像不早了。”

 

出了咖啡店,杰拉德还有些意犹未尽,他问道:“你直接回家?”

“对。”阿隆索左顾右盼着,他正在研究回去的公汽在哪个方向。

杰拉德插着口袋在一旁望着他,咬了咬下嘴唇,终于还是开口问道:“要一起吃晚饭吗?”

阿隆索回头看了他一眼,又抬头望着艳阳高照的天空。

杰拉德会意地看了眼手表,下午四点,确实不是吃晚饭的时候。

“那我先走了。”

见杰拉德不再有动静,阿隆索转身准备离开,后方的人突然急匆匆地冒出一句:“这里有家电影院,你想去看电影吗?”

 

所以,现在算不算在约会?

阿隆索有些好笑地看着杰拉德排在一堆人身后买着电影票。之前他提出一起排队的时候对方将他推到了等候区的座位上,还顺手买了一小筒爆米花塞在自己怀里。

对自己突然这么殷勤,大概这人从来没单独和同性一起看过电影,才会拿对待女性的态度来对待自己。阿隆索抓了一把爆米花放进嘴里才避免自己笑出声来。对方遮掩不住的紧张和别扭倾数落在他的眼里,把他的心填得满满的。阿隆索想压住涌上来的莫名其妙的雀跃感,于是不停地往嘴里塞着爆米花。

 

十分钟后,杰拉德拿着两张电影票走过来。

“这个点人太多了,只有这个恐怖片还有位置,你介意吗?”

阿隆索摇摇头站起身,顺便把爆米花递给他。

“没事你拿去吃……”话还没说完,杰拉德觉得手上的重量不太对劲,还过去的同时晃了晃爆米花桶,里面只剩零星的碎渣。

“呃,”阿隆索盯着面前已经见底的爆米花,也有点窘迫。他根本没注意到自己把整筒都吃完了。

“算了我不爱吃甜食,进场吧。”杰拉德笑着将爆米花桶扔到了垃圾箱里,默默在心里记下了Xabi特别爱吃爆米花。

 

由于买票的时间较晚,他们的位置并不好,特别靠前。但对于观看恐怖片来说倒是个绝佳位置。阿隆索看得特别投入,周围人紧张的吸气声更是让他十分入戏。

电影快要进入高潮,阿隆索屏息以待。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袖子被扯了扯,杰拉德将什么东西塞进了他的手里。

他摊开掌心,借着荧屏微弱的光线勉强才看清楚,是一颗水果糖。

杰拉德凑过来,紧张兮兮地说:“吃点糖压压惊。”

阿隆索怔怔地看着糖果,末了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杰拉德看他乖乖地剥开糖纸后重新坐直了身体。

舌头包裹着糖果,阿隆索觉得这糖比他吃过的哪颗都甜,以至于他忘了问杰拉德既然不喜欢甜食干嘛要随身带糖果。同样,电影也被他抛到了脑后。现在他满脑子充斥着的都是“这人怎么这么可爱”。

杰拉德在后面观众的又一次尖叫后闭上了双眼。他快被吓死了,心里拼命骂着这该死的电影怎么还不结束。他身上只有一颗糖,给了阿隆索后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分分心了。他瞟了几眼阿隆索,想观察阿隆索吃了糖果后有没有觉得好受一点。也许是光线太暗,也许是惊吓过度,他怎么看怎么觉得阿隆索一直在对着屏幕傻笑。

“Xabi……你是不是吓傻了?”

 

电影过后两人一起吃了晚餐才告别。自此以后,阿隆索觉得杰拉德和自己慢慢地熟络起来。最主要的表现就是,自己再也不能将书包放到邻座了。

 ————————————————————————————————— 

日子一天天地过,阿隆索和杰拉德的交集也不再只局限于文学选修课。阿隆索发现放学后杰拉德会和他的哥们一起踢球,于是他也会坐在不远处看书,偶尔抬头看看在足球场上的奔跑的某人。


这天和往常一样,阿隆索安静地在草地上看着书,耳边不时传来 “Frank做人不能那么独,快把球传给我!”“滚蛋吧让你分组的时候抛下我!”“是你自己没来上课好吗?”“你就是重色轻友!”

听到这里,阿隆索抬起头看到杰拉德正撒丫子追着特里打,不禁笑出了声。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阿隆索感觉到书上有雨点,慌忙把书合起来。他正准备捞起旁边的书包,视线突然一暗。仰起头,发现是杰拉德在头顶撑着伞。

“这雨说下就下,还好我今天带了雨伞。”杰拉德笑得腼腆,完全没了方才殴打特里时的样子。

见阿隆索没什么反应,杰拉德只好局促地补了句:“要不要一起回去?”

阿隆索愣了愣神,点头说好,然后把书都收回书包里。手摸索到包里的伞,默默地将它往更深处摁了摁。

雨声很大,两人挤在一把小伞里却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快走到校门口时,一群骑着单车的学生从一旁飞驰而过,嘴里还咒骂着该死的天气。阿隆索冷不丁地开口问道:“我记得你也是骑车来上学的吧?”

杰拉德立刻想起了自己正惨遭淋雨的车,咬咬牙说:“我猜到今天会下雨就没骑。”

后来那辆车杰拉德再也没有骑过。

END

 

有个关于上学期的彩蛋:


阿隆索埋首在笔记本里,余光看到了搁置一旁的手表。离下课铃响还有十几秒钟。他停下笔,微微抬头,目光定格在侧前方靠窗的人身上。

那是个金发男孩,明目张胆地趴在桌上呼呼大睡,阳光朦朦胧胧地披了他一身,看起来睡得很舒服。

还有五秒,周围同学已经开始迫不及待地收拾课本,阿隆索仍然盯着同一方向。而被注视着的对象完全不知情地蹭了蹭垫在脑袋下的胳膊,四周的细小骚动并没有吵醒他。

阿隆索在心里默默倒数,5,4,3,2……

最后一声恰好伴随着铃声响起,前一秒还在安然入睡的男孩此刻噌的一下从课桌上弹起,一手迅速地抽出自己的书包,一手豪迈地将桌上的物品通通扫进包里,不到十秒,他已然消失在教室门口。

阿隆索眨眨眼睛,勾着嘴角笑了起来。

邻座的加西亚已经整装待发,他看着阿隆索等那个金发男孩(名字似乎是史蒂芬杰拉德)匆匆跑走后才开始收拾东西,不禁翻了个白眼:这家伙对于观看杰拉德的历史课必演桥段总是乐此不疲。

 

“路易斯,下节课是几何吗?”阿隆索问道。

加西亚翻了翻课表,“不是,下节课上物理。”

等阿隆索慢吞吞地收拾好东西,加西亚拎起书包准备奔赴下节课的教室,后方又开始。

“那再下节课是几何吗?”

“也不是,你……”加西亚回过头,阿隆索快速打断了他:“我只是随便问问。”

“噢,你可不是‘随便问问’。”加西亚还想说些什么,又犹豫地闭了嘴。

他不明白阿隆索为什么对那个人有那么大的兴趣。不过按以往的经验,只要一提到史蒂文杰拉德,自己好朋友的智商就急剧下降,那些借口拙劣得加西亚尴尬恐惧症都要犯了。为了彼此都好,他还是明智地放弃了这个话题。

没了!

 —————————————————————————————————

好久没产出,感觉文力跌停了_(:з」∠)_欢迎各种指正:)

  

 


隆包终于在同一个社交网络了!

关注中的某人排得好前!

 @PolarBeer  @PolarBeer  @PolarBeer !!

包菊苣请你矜持一点好吗?!

圈了小笼包你是想让他做什么反应啦2333(刚看到点赞狂魔小笼包给他点了个赞,估计内部调侃已经习惯了www

娜塔莉亚:

存!档!

还是你包最勇敢了另外两个当事人敢不敢表态!

破厂和三喵:

每当我卡文,写不下去,心情十分悲痛的时候,我就会停下手指,离开键盘,喝一杯咖啡,仰望星空。

一想到在远方,还有一名叫做杰拉德的菊苣在为隆包做贡献,我内心就充满了力量。

HoldenCaulfield:

我知道你马上就要见到虾皮整个人都在发光。

我知道你马上就要和虾皮一起踢球现在整天在地板上打滚。

我知道你发这条INS的时候肯定抱着手机笑个不停。

但是,包菊苣,请考虑一下我们的心情好吗……

做迷妹整天被官方闪瞎,我们很难做人的好吗?

所以……


#再给我来一打隆包!#

   

破厂和三喵:

今日起,和 @HoldenCaulfield 发起两个人的不结盟运动。


不撕逼,不玻璃心,不黑球员,不黑球队。


当然,我们还是有底线的,关于RP的话题,不接受任何洗地和过度抨击行为。


对于圈子里的人,我们像对待春风一样温暖(……


有矛盾早沟通,有意见及时吐槽。


世界是丰富多彩的,不求任何一个人认同我们的观点,私博赋予我们的是公平的表达权,公域存在的是秩序,而非简单粗暴制定的规则。


任何事情,到了极端,无论是爱还是厌恶,都会超出大部分人所能接受的范围。


沟通、疏导、自省很重要。


最后,“纯傻逼”咱一律无视。